对不起,我们那么有分别心

[复制链接]
查看: 1535|回复: 0

70

主题

79

帖子

24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2
发表于 2020-2-22 13: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

  信,是个缓慢的过程

  每当被问起,你信佛教?我无法回答是或否。

  总是很坚持的解释说:


1.关注佛学,认同佛学的大部分世界观; 2.对佛学创立者释迦摩尼充满美好的情感; 3.深受当今那位知名的藏传佛教导师宗萨钦哲仁波切影响,被他的《人间是剧场》、《正见》极大启发。 4.我追求欲望的满足而不是限制,吃肉喝酒贪钱爱美。

  你说,这算“信”还是“不信”?

  我还没有持续的研习佛经(只诵读金刚经、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也没开始打坐冥想的练习,对轮回的说法尚未死心塌地的接纳。我不想强行做合格的佛教徒,但预感以后大概率会彻底信服。会是多久以后呢?随着年龄变大生理变弱人生天花板的到来,估计快了哈哈哈。何必要着急呢?

  正经说:所谓信,如果不是只为了赶紧抓个精神支柱,带着思辨的态度走,本来就该是个渐进的过程呀。更重要的是,除了别人说的,书上写的,生活的经历会逐渐让你的心生长出属于你自己的答案。我很享受,在各种际遇中边走边想,对那些未知的悬念(生与死、精神与物质、宇宙规律)产生强烈感受,然后得出判断的实证过程。

  

  02

  感恩,总有小幸运

  作为一个过重依赖理性思维的人,在很长一段时间我是排斥佛学作为宗教的仪式部分的。例如从不佩戴各种器物,觉得那是安慰剂,只是会买来送给我在乎的人增强安心感。还有去到庙里时从不下跪,总是直愣愣直立在那,和佛相对视,找不出有什么理由要对一个塑像跪下磕头。

  即便如此“不懂事”,自2012年开始,我竟也偶然经历了几次不期而遇的心流体验(看来我佛没太计较我的“耿直”),而这几次感受,的确让我的“信”不再只是赞同观点那么简单……

  

  03

  谢谢你,给我无条件的爱

  第一次所谓“遇佛”的经历,是在2012年初夏辞职后独自游览杭州灵隐寺。去的时候已经快下班,人不多,一个人旅行时的我又格外是好奇心全开的状态。当然我不是佛教徒,并没专门酝酿庄严或深情的情绪,只是享受什么也不用想的自由闲逛。踏入罗汉堂的时候,光线有些暗,很随便的进门顺势向右转,目光落到20米外正对面的那个罗汉相,竟是似曾相识的样子。费解中疑惑的继续往前走,发现他眼神如炬,如同活人紧紧的注视着我,瞬间一阵惊慌,等我继续走到罗汉相的面前时,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在那个时刻,一直以来的所谓没安全感、惧怕落后不明方向的困惑,全部变成眼泪倾泻而出。在这个罗汉俯瞰的注视里,我确信体验到了,那种被描述为“无条件的爱,终极的关怀”。在被无条件爱着的殿堂,被现实局促的弱小的人儿得以尽情的泪流。

  也许是强烈的情绪体验消耗能量较大,在殿堂外的地上坐了一会我才离开。结合后来的经历,若干年后才发现,那一次经历很短,但可能是某种程度质变的一个小节点。一些多年来的纠结和瞻前顾后的怯弱完全没了,一些不必要的社会评价角度在我的世界彻底消失了,还有一些很早年的往事也想不起来了。

  仿佛经历一次小小的脑震荡,获得了一些,又清理了许多。

  

  04

  对不起,我们那么有分别心

  再次幸运的是,在新的就职公司,结识了为宗萨钦哲仁波切在国内提供一些传播联络服务的姐姐。在2014年被新业务忙得四脚朝天中,我还是因为机会难得,订了机票去香港参加宗萨钦哲仁波切在悉达多本愿会举行的法会。

  作为“外行”,我依然是不懂法会的主题,也没做任何临阵功课就跑去“看热闹”,动机是为了面对面感受,那位人格魅力超强,用两本书影响我四五年的上师本尊。至于法会本身的灌顶仪式,会带给人的开示好处等,那时的我是完全一无所知。

  端着咖啡穿着新裙子涂着口红站在港大排队入场的队伍里,我更像是终于放下工作来度假的人。在收费处,当得知规则是放入多少钱就是多少不找零,我默默的把手里的1000元港币装回钱包掏出一张500元放入了缴费箱里。

  进入会场后,来的很多人是典型的佛教徒,都很资深的样子,大多数穿着风轻云淡,有些自己戴着佛珠,我身边的男子开始自己念经。我感觉自己是个异端,不会念经也不懂规则,找尽可能靠前的座位坐下等待吧。想到导师宗萨就要出现,有点小激动,但我提醒自己,不必产生进一步单独交流的妄念,去感受他就好了。

  后来的流程,都是按照仪式来的。亲爱的宗萨满脸的慈爱和煦,的确是照亮人间的光明气场。每人发的佛经小本子,我看不太懂。在他的主持带领下,大家一起诵经。我似乎全程都是,一副媒体人进入一个新圈子的冷静观察心态。但在宗萨开始念经的时候,也许是他慈悲庄严的气场,或不知为何,那种众生的悲苦感瞬间涌来,忍不住不停的哭。强烈的感受到,我们是多么被“分别心”所苦,带着棱角充满偏见的对待彼此,但却放不下如金刚般坚硬牢固的“分别心”。环顾了下其他人都在念经,貌似就我在不停的抽泣。后来,上师请每个人依次走到身边,进行了象征智慧的文殊菩萨的灌顶仪式。

  大家都知道,灌顶是一种很好的智慧加持,而我心里想到的是,接受被给予,也就意味着,你愿意接纳更多在人间的磨砺了。因为智慧的取得,从来都不是轻松甜蜜的,而是完全相反。

  

  05

  我感受到了,你不会真的消失

  最近的一次超验的感受,来自2017年7月,爸爸肿瘤病重去世之前。其实,关于生命去往何处,其他次元的存在什么样,我一直没有相信任何确定的说法,只是从量子物理证明世界的本源是能量而非物质的角度,模糊的认为生命不会随着肉体消亡而彻底消失,但会如何流转?有限的脑袋不知道。

  对疗效很好的靶向药突然产生耐药性,爸爸开始肩膀后背持续疼的时候,我经历了一次悲愤的“黑化”。5月份在家,看到一向强壮喜欢独立,总是奔走户外,从不愿卧床的爸爸开始被疼痛搅扰,非常心痛。这种多处的疼痛,对多数肿瘤病人也许是常态,但在一直有靶向药支持的爸爸这却是第一次。在我的价值观里,一个习惯一切自主自我流畅感高的人,肉体被困住无法行动的痛苦,远胜于死亡。

  回到北京后,因为客户的饭局被拉着喝多了点清酒后,我痛哭了2个小时。可能是有生以来最伤心、更是悲愤的一次大哭。给我1万条佛理,也没法让我接受,看到至亲承受如此皮肉之苦的事实。在那个时候,突然觉得一切道理、佛学的说法,都是骗人的安慰剂。众生太苦了,为何要如此?!那个“黑化”的晚上,第一次感受到,伤心会让人质疑一切理性。

  再后来,某个清晨,在梦中,我进入了一个时间静止的所在。梦中的场景,能感受到时间的流动停止了,一切都没有了,只有我和爸爸相对。他在我身边,距离很近,也没有任何病痛。就是一种全宇宙只有我和他面对的安宁。

  这种时间停止的感觉,无法描述,但非常清晰。因为整个梦是祥和的氛围,粗心如我并未多想,在此的10天后,爸爸就走了。

  后来的我才明白,那大概是在另一个次元空间的一场告别。如果他在这一世的旅程注定要结束,能有这样一种美好的告别,也是我的一种幸运。对另一种空间的体验,虽无法描述却那么真切,让我体会到,他,并没有真的消失。

  作为从小即热衷读哲学,但一直也没读明白的傻瓜哲思女青年,过去的我们一直很急于知道,那些终极问题的正确答案。

  如今却丝毫不着急了,因为岁月的经历会慢慢让你感受出做个凡人的万般滋味,最疼的最甜的,那就是属于你自己此生的答案,用这辈子的剧本换来的,所谓意义。

  人间是剧场,你要不要加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