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5000个来之不易的专业防护口罩 大家都哭了

[复制链接]
查看: 720|回复: 0

86

主题

132

帖子

36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14:23:5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记录一线故事,汇聚抗疫正能量,浙江新闻客户端杭州频道推出《战疫·杭州日记》专栏,铭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讲述人:杭州市富阳区第三人民医院党总支书记 沈旭明
我永远忘不了今年的1月25日,中国农历正月初一。就在这一天,富阳区发现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确诊病例。到了1月28日,大年初四,富阳区发现第二例确诊病例。
疫情突然爆发,医用防护物资一时之间无法充分配备,全国各地的供应都相当紧张,我们医院也一样。
形势越来越严峻,区卫健局召集六家区属医院的一把手,在一院现场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各单位发言时,一院何书记的一句话,让会场气氛凝固了:“到今天上午为止,我们医院一共还有100个1860口罩,今天支援武汉的人员要带走10个,只剩下90个了,最多还能坚持5天,怎么办?”

1860型N95口罩
区卫健局已经专门成立了一个物资采购团队,采购范围已经从国内,延伸到国外,但收获甚少,特别是1860口罩,更是颗粒无收。
那天晚上,在我们大学同学群里,同学们又谈起了防护物品紧缺的事。一位人在国外的叫徐红静的女同学说,她可以帮大家找找看。
虽然徐红静答应帮忙找,但我还是没抱希望的,因为,同学们都说,现在国外市场上也很难找到1860口罩了。但半个小时后,徐红静兴奋地告诉大家,通过公司她找到了100个,并发来照片,的确是1860口罩,一盒20个,32.52美元。但问题是发货时间得到2月10日,而且不能厂家直接发往中国,只能让她拿到货后再寄给我。
这个时候,找口罩是一场分秒必争的战斗。1860口罩的库存量越来越少了,而且就算顺顺利利,这100个口罩也要2月13号才能到,大家都心急如焚。
到了1月31日早上,徐红静突然在微信里呼我,并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她拿到了5000个1860口罩。当我半信半疑拨通了她的电话时,她笑着告诉我,这是真的。原来这些天,她不顾自己的生意,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找口罩,最后利用关系找到某城市一家医院的领导,在那家医院的仓库里找到了5000个1860口罩。直到她把41箱口罩装在车子上的照片发过来,我才彻底相信了。
兴奋之后,一个大问题来了。现在这种形势下,这5000个口罩如何从国外到富阳?徐红静说,邮寄的确是个大问题,因为现在很多飞机都不飞中国了。
一开始,我作为桥梁,转达着区领导和徐红静之间的信息。后来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夏芬干脆拉了一个群,取名“新冠”。除了徐红静、孙委员和我之外,还有青商会的俞总,华人芬芬姐等等,一共13位,大家共同商量,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大家一直讨论到下午三点多,要知道,徐红静所在的城市,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口罩的托运需要很多手续,需要徐红静提供,而且通关还必须是以她公司的名义。一开始,徐红静想,只是帮同学采购一些口罩而已,为什么要以公司的名义呢?因为一旦以公司的名义,会牵涉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最后,她征求老公的意见,没想到老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大家都以为,事情就这样可以顺利地解决了,没想到几个小时后,托运这条路被告知行不通,而唯一的办法是“人肉带货”。于是,大家立刻分头行动,寻找合适人选,但现在这种特殊时期,要找到这样的人选真的是太难了。
经过几番周折,群内终于有人找到了,但带货的人在另一个城市,如果转运回来的话,时间上不允许。
大家焦急万分,因为随着国内疫情的加重,很多地方的飞机都不飞中国了。目前最现实的办法,是在徐红静所在的城市找到带货人。
就在2月1日中午12点,突然传来好消息,有四位上海客人同意捎带,是第二天晚上的航班。徐红静马上把41箱口罩,拆封重装成六个大箱,以便于携带。不久后,徐红静发来照片说,5000个口罩已经拉走了。
结果第二天凌晨4点52分,徐红静发来了一条大家最不愿意看到的消息——飞机不飞!我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大家的心情,“新冠”群里,好几个人发了大哭的表情。心理咨询群里,更多的人来安慰我,鼓励我。
2月2日这一天,我都心不在焉。当看到徐红静说,已经把货运回原地,我感到一丝绝望。大家又开始重新想办法,顺丰绿色通道、菜鸟网络等,但这些方法需要时间比较长,而富阳的口罩已经告急。最后大家觉得,当时有一个城市还没有停飞,只能先把5000个口罩先运到这个城市,再来想办法。
就在当天15点25分,当地时间凌晨2点25分,徐红静突然在微信群里说了一句:“要来运口罩了。”大家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连忙询问,是不是有好消息?可惜徐红静一直没有回复。我不停地盯着微信,心里默默地想,上天不负有心人,一定会有好消息的。
果然,半个小时后传来消息,这批口罩的飞行路线终于已经确定。
2月2日20点52分,满载着我们希望的航班终于起飞了。我心里抑制不住兴奋,感觉5000个口罩正向我飞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这一天,我手心不住冒汗,甚至感觉坐立不安。
跨国了大洋,通过了种种关卡,2月3日20点07分,飞机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早就等候在机场的俞总第一时间发回了消息,并留言:“激动得要流泪。”“新冠”群里大家欣喜万分,孙委员说:“我的眼泪开始不争气了。”有人说:“我们今天可以睡个好觉了。”还有人说:“徐红静,富阳人民感谢你!”有人告诉我们,指挥部里一片欢腾。心理咨询群里更是热闹非凡,大家说的最多最多的,还是对徐红静的感谢和致敬。我也感慨万分:“世界上有一种最强大的力量,叫中国人在一起!”
口罩随后马上从浦东机场被运回了富阳,我默默地注视着六大箱口罩,缓缓地俯下身,抱起一箱,紧紧地搂在怀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放下,又仔细看了看N95-1860的标签,轻轻地用手抚摸着。
一下子没忍住,我哭了。
为帮助国内减轻所需物资压力,全世界的华人都行动起来了,我们也许只看到了一批批物资运回国内,却不知其过程有多么的艰难、辛苦、不容易。它们不只是单纯的口罩、防护服、手套,它们承载了一颗颗滚热的爱着祖国的心。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