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丁锐 | 没充分活过的人,最怕死

[复制链接]
查看: 493|回复: 0

67

主题

78

帖子

23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2
发表于 2019-6-19 09: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来源:人物LIVE,ID:renwulive01

  「大哥,我想问一下,‘死’一次要多少钱?」

  丁锐停顿了一下,回答:「四百四十四。」

  这是奇葩大会的录制现场,录制棚里灯光明亮。花枝招展的众奇葩中,冒出来一个创办死亡体验馆的「特别人类」,带着他们玩了一个「死亡游戏」。

  

  选手们绷不住笑了,「太贵了。」「死不起。」

  作为死亡体验馆「醒来」的馆长,丁锐不止一次面对这样的感想。这个听着像是鬼屋的死亡体验馆,444块实在是贵,解决之道是将其视为心理学或哲学课,那又极便宜了。

  16年4月4日(清明节),「醒来」开馆,区别于市面上的死亡体验产品,丁锐的野心超出了模拟「亡」——灭亡的一瞬间,且要再现「死」——走向亡的过程。

  「我们的馆是活的。」外滩钟声准时响起,丁锐说。

  01

  

  

  丁锐的经历,让他成为国内少数合适做「死亡体验」的人。

  这个团队脱胎于「临终关怀」组织,丁锐曾接到一个培训项目,以助老为名义,拿到一笔拨款,需要在一年之中花费。

  

  为了「利用」好这笔钱,原团队要培训一批60岁的老人,去照顾80岁的老人,称为「老人助老」专项基金。

  「你觉得荒谬对吗?但是他真的存在。」

  

  微博用户@诗性代码 这条微博获得了十万转发

  而国内这两年借助影视、书籍对死亡的种种讨论,在他看来,更像是酒足饭饱之后,来点「狠」的东西来提提神,带有猎奇的色彩,而非对于死亡的真实讨论。

  他问过很多人:还有一个月生命你会怎么办?

  

  韩剧中浪漫的海边死亡场景

  大部分人都想象,和爱人告别,临终旅行,遗愿清单……然而,在丁锐看来,最后一个月是个体对身体失去自主权的过程,你的身体,你的意识,无一可以做主,插个管子也好,大小便也好,通通被交在别人之手。

  极其残酷。

  而我们想象死亡这件事时,却都倾向于把他浪漫化。

  

  醒来团队

  所以他打算自己来做。

  他找到了老黄,又一个奇人。老黄负责焦虑,焦虑就是燃料,丁锐则是汽车,没有油是走不了的。

  爬珠峰还有最后一百米,大家都在卯着劲往上爬的时候,老黄会站起来,为什么要爬山呢?

  「他不管情况,不管他人,只管自己的疑惑。然而没有疑惑,人常常会走歪,为了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

  所以从2012年有了「死亡体验馆」的想法,到2016年开馆,「醒来」团队走了四年,中途还拆了重建过一次,为了不停地修正偏移,回到最正确的方向。

  

  四年里,质疑铺天盖地。

  有你这么探讨死亡的吗?你们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代表死亡?你们有正向的社会价值和意义吗?

  除了类似奇葩大会上「‘死’一次太贵了。」的疑问,也有些人玩了,一出场第一句「哎呀一点都不吓人」。

  真正落成后不到两个月,反转来了,CNN等一批国内外老牌媒体报道,——「填补了生命领域的空白」,质疑消失在赞美声中,丁锐和老黄,跃升为公益场、商业场的明星。

  

  丁锐体会到的不是「打脸」快感,而是一脚踩空。他并不介意针对「这个馆为什么要存在」和人探讨,回应质疑。

  在他的心理咨询师生涯中,曾有个女人抱怨自己的父母关系,父亲酗酒,殴打母亲,而母亲任劳任怨,刚被打后也微笑着去做饭。

  丁锐看到这段家庭关系中要命的不是父亲的暴力,而是母亲的不说,相处几十年的枕边人却无一句真话,父亲在社会舆论中从不会被原谅,才是症结所在。

  「只有跳出自以为正确的价值观,才会看到、包容别人的价值观。」

  02

  

  丁锐出生成长在两股价值观的戏剧冲撞中,父亲是性格清高的知识分子,母亲是“地面生存能力极强”的东北妇女,像一出黑色喜剧,知识分子常常被东北妇女欺负。

  这极端的两个力量,不断给丁锐创造出更宽阔的视野。

  

  早些年,丁锐经受过「钱」的洗礼,爆发性地把他抛入了真空,和社会撕裂开来。巨额财富替他做了所有的决定,「啪」,钱甩出去,事情解决了。

  「你自己在哪里?」和钱制造出的这个白洞相对而坐,丁锐坐立难安。

  

  钱来了又去。丁锐消除了对失去钱的恐惧感。

  他写剧本,也可以讲课,如同手里有一个瓢,既不必像身后一个巨大的水库,需要绷紧神经守着,又不必殚精竭虑,将头伸到水里受水冲击。

  

  丁锐遇到过一位道长,在他还不是很有钱的时候。他开车,道长坐一旁,一路上如如不动,仿佛已经入定。

  丁锐握着方向盘转了一个弯,突然说「我把这车送给你。」

  道长听到这话,像盆凉水被晃出波纹,真的从如如不动的状态出来了。

  「看到这一瞬间我就很满意。」这一瞬间的价值在丁锐看来,要远高于那部一二十万的车子。



  任何如如不动的,或者已经进入到稳定状态的东西,都已经有了死的气息。对于我们这种本身就要和死亡最熟悉的人,特别渴望看到它的反面,就是生机勃勃的那一面。


  他说,自己喜欢人性在死亡面前猝不及防的表达。

  

  前段时间,记者、主持人易立竞在访谈节目《立场》中带俞灏明去了「醒来」。这个仅仅有数千人体验过的游戏流程,被曝光在公众视野。

  

  图片来源:立场

  游戏共有十二人参加,参与者在墙上按下掌印,开始死亡体验。

  随后进入一个镜面空间,镜中折射出无数虚像,参与者一一告别。

  拿到3个小时游戏过程中,和主持人对话、进行投票的手机后,就是体验的重头戏——生花。

  「生花」,是「醒来」可称为哲学产品之处。

  参与游戏的12个人要面临类似「电车难题」的12道问题考验,每个人手中都握有一个投票器,有权将人票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