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 医“生”?还是医“死”?

[复制链接]
查看: 1525|回复: 1

1

主题

1

帖子

12

积分

实名认证

积分
12
发表于 2018-11-19 08:4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母亲单凤莲于8月14日中午不慎摔倒,120急救医务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对我母亲受伤胳膊进行硬夹板固定好后,护送至大丰人民医院。
到达医院后,医生对受伤胳膊进行拍片,诊断为左肱骨中上段粉碎性骨折。从拍的片子,我这不懂医道的也能看出,骨头骨折处是相连。在片子出来后,我们办了住院手续,进行住院疗伤。在15日上午,大丰人民医院的医生在看过片子以后,将120急救当时上的硬夹板,进行拆除,并为我母亲的受伤胳膊进行前臂吊带吊起。15日下午再拍片子时,显示我母亲是左肱骨中上段粉碎性骨折,断端成角。
到了我母亲入院后第三天,我母亲每天疼痛难忍,在医院采用多种止痛药无效果的情况下,大丰人民医院医生为我母亲受伤胳膊打上石膏(说明:后找多个骨科医生了解,当时医生将硬夹板拆卸后,打的石膏方式不正确,从而导致我母亲胳膊受伤越来越严重。)。
一直到8月20日上午,我看到母亲因为疼痛处于昏迷状态时,得知我母亲还有4项常规检查而未能做,看到人民医院如此对一名从120急救送过来的病人,抱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我只能选择愤怒,甚至动用要报警求助之措施后,人民医院才立刻将我母亲未能做的四项检查,一下做完!我在此想问大丰人民医院,明明那么可以能做的检查,为什么一直拖到病人昏迷、患者亲人发火后,才能做呢?
8月20日下午,我们从大丰人民医院立即将母亲用急救车送到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当天下午18点由盐城市人民第一医院拍片诊断出左肱骨已经由粉碎性骨折,演变成中断骨折及短缩、错位;上肢神经损伤、上肢血管损伤。盐城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告知我,骨折第一个礼拜是黄金治疗期,由于我母亲错过了黄金治疗期,加之年岁较大,身体及精神状态在崩溃的情况下,已不适合做手术,上了手术台就可随时死亡。对于医生这一诊断结果,我的兄弟姊妹及在场家人再也无法控制,痛哭流涕求医生无论如何救母亲一命。医生出于医德,决定将我母亲收进医院,进行保守治疗。同时告诫我们,我母亲由于上肢血管损伤,不能手术!在保守治疗后,最多生活三十到五十天左右。如果当时我们选择上手术台会立即失去母亲,与保守治疗可以再陪母亲60天的情况下,我们选择了保守治疗。
在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保守治疗3天后,医生建议我们将母亲带回家,陪伴好母亲最后的时光。母亲自从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回来后,受伤肿痛的胳膊越来越严重,肿了将近原来胳膊的三倍大,在肿痛过程中,左肱骨受伤的部位开始出现溃烂,在溃烂过程中,形成了一个小洞,每天胳膊里面的淤血,就从这个溃烂的小洞中渗出,溃烂的小洞越来越大,渗出越来越多惨不忍睹。
由于每天看到母亲那生不如死的状态后,从9月中旬起,我就多次找大丰卫计委,请求他们跟大丰人民医院协商,让我母亲来院进行截肢手术,说明所有费用由我们子女出,同时签订如母亲在手术中死亡与医院无关之协议。同时请求卫计委帮我递交关于母亲医疗事故鉴定申请。
在当场听到医疗主管部门跟医院沟通无果的情况下,我于10月9日,在大丰热线微信公众平台发布一篇我署名的文章,标题为“大丰一老人骨折住院竟被医生误治 只能在痛苦中等待死亡”。该平台在发布后,由于其他原因,文章被删除。在文章被删除后,让我万没有想到的是,大丰区人民医院竟然恶人先告状,将我告上法庭,告我侵犯他们的名誉权,要求我赔偿10万元。我接到传票后,都傻了!这是什么世道,我明明是受害者,却还要赔偿医害方的钱?
10月17日下午15点时,对我来说是天塌下来的日子,我亲爱的母亲,在经历了2个月边疼痛、边流血的痛苦日子。她那受伤流血的胳膊,从溃烂的洞口中,像自来水一样喷血20分钟,就永久的离开我们!
11月13日,在大丰区人民法院,我与大丰区人民医院就名誉侵权案件进行了开庭。在庭中,我提交了关于我母亲医疗事故鉴定相关手续,请求中止庭审。在法庭答辩过程中,大丰人民医院的代理律师,竟然说出大概意思为"大丰人民医院有过错,我只能通过正当途径去解决,不能对外表述。"。在此我想问那位女律师,我等老百姓人命之人事,长时间得不到解决,难道我说话的权利也没有了?感谢国家,还有网络能让我等满腹怨愤的百姓,能有说话的地方!
在这里我想问大丰区人民医院几个问题:
一、120急救送往医院的病人,有检查治疗绿色通道。我母亲那四项检查,为何要等一个星期,还是在我发怒的情况下,才将本应该第一时间检查的项目,进行检查?
二、我母亲14日入院拍的片子是左肱骨粉碎性骨折,到了15日下午拍片子时,怎么就成了左肱骨粉碎性骨折,断端成角?这个从入院骨折处是骨头相连,演变成断开,跟15日医生采取的拆卸硬夹板,直接用前臂软吊带将受伤胳膊吊起,是否有关联?
三、在大丰区人民医院治疗一个星期后,转院到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后,第一时间检查出左肱骨中断骨折及短缩、错位;上肢神经损伤、上肢血管损伤。请问这些症状,在大丰人民医院为何不能检查出来?特别上肢血管损伤也是导致我母亲死亡的重要原因!
在此我要向广大网友说明,我母亲的医疗事故,已经送交盐城市医学会鉴定。我相信盐城医学会鉴定专家,会给我含冤死去的母亲一个瞑目理由。
目前,大丰区人民医院起诉我的名誉侵权案,暂停中。我相信人民法官,能够不畏惧大丰这庞然集团,为我等老百姓作出公平的审判!
这是我母亲8月14日,在大丰区人民医院拍的片子。摔伤部位骨头相连,没有断与错位!
这是我母亲8月20日转入到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入院时,拍的第一张片子。该片显示受伤部位的骨头错位、缩短!
这是8月15日上午,拆除硬夹板,上的软前臂吊带!这是不是错误的治疗措施?









以上图片是我母亲被大丰人民医院误治后,受伤部位出血致死亡的过程照片!
陈述人:赵炳黄    电话:13861411856(希望媒体朋友能够给我来电,为我死去的母亲伸张正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4

主题

330

帖子

87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78
发表于 2018-11-19 09: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么的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