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为什么不愿离婚

[复制链接]
查看: 702|回复: 0

50

主题

57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发表于 2018-8-2 11: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谈到男人为什么不离婚。我本来想,原因是显而易见的。

  因为离婚之于男人,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决策。代价太高,回报太少,收益未知。反之,继续婚姻,代价小,回报高,收益稳定,风险低。

  有离婚律师就说过:“我得承认,我是婚姻的受益方。”

  因为女性承担了大部分家庭工作,比如家务、育儿,男性得已解脱出来,专攻事业,投资自己,于是成为增值品。

  他的时间越来越值钱,人越来越有份量。

  这一部分,妻子是无法分割的。

  你能分割房产和存款,但他在婚姻期间的能力增值、时间增值、影响力增值,与妻子无关。

  只要婚姻继续,他在这一点上,就会继续受益。

女性

  01

  一个相熟的男人,70后,和许多中年男人一样,也有一个婚外情人。

  很爱。

  可以一个月为她飞四次北京,可以为她挥霍千金,精尽人亡在所不辞。

  但是不离婚。

  妻子问:“为什么不离?你那么爱她。”

  他没回答。

  真正的原因他也说不出口。只是隐约觉得,一旦离婚,好日子可能就到头了。

  他当然是想要孩子的。但是这样一来,育儿会消耗他大部分时间,请保姆费钱,重新追求女性,也会浪费大量时间、财富与注意力。

  面对鲜嫩的女孩,他宁可短期租赁,也不会愿意结束婚姻,去长期持有。

  于是,他权衡利弊之后,坚守着一个丈夫的身份。

  这种婚姻对于妻子,当然是痛苦的。

  假如她还爱,或者说,她还在坚守,希冀从这场婚姻中获取价值感和安全感。那么,这就是漫长的凌迟。

  当然,这不是这篇文章讨论的重点。我们还是继续谈男人为什么不愿离婚。

  说完以上观点后,有人说:“都对。但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你没有说到。”

  “什么?”

  “因为妻子比情人,更懂他的痛苦。只有看见一个人真正的痛苦,你才会真正走近一个人。也只有分享过彼此深切的痛苦,你们才算是知己,或者说真正的伴侣。”

  这个说法可以说是令人耳目一新。

  十年前流行的观点是,婚姻是爱情的归宿。

  近几年,我们开始认为,婚姻是一场经济合作。它意味着财务共享,风险共担,收益平分。

  但其实婚姻还有另一重功能:精神的对照,灵魂的相伴。

婚姻

  实现了这一点,婚姻再动荡,再破裂,也还是有某些东西,像地心引力一样,让你们一起站在大地上。

  02

  比安卡·朗布兰写过一本书,叫《被勾引的姑娘的回忆》,写她与萨特、波伏瓦的传奇感情。

  她说,自己17岁时,被萨特与波伏瓦始乱终弃。

  这当然说的是性。

  他们三人是“三重奏”关系。

  而且不止如此。

  用书中的话说,波伏瓦像在拉皮条,她在女学生中得到一个肉体后,就会把学生逼到萨特那里去。。。。。。

  我相信这有一定的真实性。

  在《女宾》中,波伏瓦用隐喻的方式,写了她与萨特、少女奥尔加的三人关系。后来又有了小博斯特,有了“月亮女人”、娜塔莉•索罗金、万达……

  1932年,萨特在美国和多罗蕾丝·费奈蒂坠入爱河。

  爱得很深。

  以至于波伏瓦甚至问出那句危险的话:“你到底是爱我,还是爱她?”

  波伏瓦也是自由之人。

  在与萨特的51年里,她的情史花花绿绿,层出不穷。

  她爱过一个美国作家尼尔逊·艾葛恩,也爱过一个小她17岁的记者朗兹曼。

  这两段感情,她都热烈地投入。

  几年前,她和尼尔逊·艾葛恩的情书出版。在书中,你会看见另一个波伏娃。

  她温柔,炽烈,细腻如水。像任何一个堕入爱情的女人,粉蒙蒙,软茸茸。

  她会为男友买菜,煮饭,洗衣服,像一个谦卑又满足的妻子。她会在做完爱以后,与尼尔逊相拥而眠,喃喃蜜语。

  这与她和萨特在一起时全然不同。

  如果说,她和萨特在一起时,是一种永不止息的流淌。她在尼尔逊的怀抱里,就能得到和平的休息。

  这应该是深爱了。

  大风大浪已见过,此刻的静水花开,像是一种“等到风景都看透,只想陪你看细水长流”。

  但是,出乎我们的意料,波伏瓦拒绝情人的求婚,回到萨特身边。

  像一对既往不咎的老夫妻一样,他们坚守着“必然之爱”,但也不拒绝“偶然之爱”,一起作伴,直到萨特1980年逝世。

  萨特多次说,他也深爱那些女人。但与波伏瓦的感情,是最重要的。

  因为波伏瓦懂得他的怀疑。

  他对存在的思考,对虚无的拷问,是沉重而痛苦的。

  在这条路上,女学生、女记者都无法同行。只有波伏瓦可以。

  她的胸膛有着同样的烈火。她的世界有着相似的迷雾、黄沙与雪花。她也在追求永恒。孤独无比。

  如果说有灵魂,他们的质素相近。

  灵魂深处,埋藏着同样的追问,也起伏着同样的不安。

  爱上一个人的欢愉,太简单了。但这种爱,太浅薄,太短暂,经不起岁月与诱惑。

  但如果你爱上一个人的痛苦,这种爱,才会在岁月中沉下去。

  他们的痛苦是相似的。

  在痛苦之中,他懂得她,她也懂得他。他们必须相伴,也只能由他们相伴。

  波伏瓦与萨特没有领证,但与夫妻无异。

  倘若没有灵魂的对照,他们各自的艳史,早已令他们分道扬镳。

  但他们从没有一天想过离开彼此。

  他们储存着相似的知识,有着一样的武器、工具、指南针和钥匙;

  他们会对一句话、一种感觉,产生同样的思考;

  如果有人提出一个问题,他们会想出相同的答案。

  于是就像一种磁,兜兜转转,左奔右突,最终还是会啪嗒,牢牢吸在一起。

  这是更深刻的关系。

  是的,少女的肉身很撩人。

  小鲜肉记者的青春也很耀眼。

  但在他们巨大的野心面前,这些欢愉都太短暂,杯水车薪,带不来真正的安慰。

  他们只有在一起,一起思考,一起做事,灵魂深处的痛苦,才会在一点一点的前行中,得到片刻的安宁。

  (如果你此刻正在遭受情感的困扰,记得一定要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哦!微信添加:binbinyouli030 定制你的专属陪护计划。)

  03

  胡兰成在晚年时,一直在回忆张爱玲。

  他当然是不忠的,甚至是下作的。

  他遇见非常多女人。有小护士,有乡下女人,有别人的姨太太,有日本女人,也有悍妇。

  晚年的时候,他没有回忆任何女人,但一直在给张爱玲写信。

  他说:他们各尽人事,忧喜自知,如此时人,如此时月,却为何爱玲你呀,恁使我意气感激。

  他们离婚,他是不愿的。

  不仅是为了张爱玲的名,也因为她能看懂他。

  他最深层的痛苦可以敞开,大剌剌地敞开,赤橙黄绿青蓝紫地铺在那里,被她看见,也被她悲悯。

  他彷徨的痛苦,他左右摇摆的痛苦,他不知该何去何从的痛苦,他投靠无门的痛苦,他如同丧家之犬的痛苦,他面对满国流言全城追捕的痛苦,他被排挤、被驱逐的痛苦。。。。。。

  她说:“因为慈悲,所以懂得。”

  他们不再是异己,成为同类,或者人生合伙人。

  就因为这一点,他一直念念不忘,对张爱玲的离开万般不舍。倘若当时不是逃难,他应该也会如今天的丈夫一样坚决不离婚。

  04

  文初的70后中年人,曾一度非常迷恋那个90后的情人。

  他说:“就像新生,重新年轻了回来。”

  为什么年轻?

  因为新鲜的欲,令他获得新的体验。

  但是,半年以后,这种体验的边际效用递减,而他的事业遭遇挑战,成,是大机遇;败,是大劫。

  此时,妻子正在起诉离婚。

  他几乎跪了下来,说:“我不愿意离婚,所有财产,都可以公证给你,并且我承诺再给你200万。但你不要离婚。”

  妻子再次问:“为什么?”

  这一次他回答了。

  他说:“你能懂得我的艰难。”

  是的,她懂他的野心。

  也懂他的日夜难安。

  当他们站在一起,他感到自己可以矮下来,低下来,将重重困窘与麻烦告诉她,对她说:“我可以怎么办?”

  接下来的一句是:“我真的离不开你。”

  人越到中年,越孤独。

  这种孤独本身就是孤独的。

  因为少有人知。

  倘若他还渴望自己卓越,痛苦就不请自来,成了他的影子。他必须苦心孤诣,必须焚膏继晷,必须日以继夜。

  当有人看见他真实的痛苦,他就会视你为茫茫暗夜中,唯一一个能提着灯笼,走近他,并陪伴他走出去的人。

  在离婚法庭上,他面对妻子的冷硬与决绝,声泪俱下。

  他重复了三遍这句话:“我不想离婚,我不要离婚,我不离婚。。。。。。”

  (离婚的决定往往会牵一发而动全身,记得一定要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哦!微信添加:binbinyouli030 定制你的专属陪护计划。)

  05

  真正的中年男人,不会相信一个少女,能体恤他的挣扎与苟且。更不相信自己漂亮的情妇,能懂得他的扭曲与压抑。

  他最不堪的样子,只有妻子看见过。

  他午夜时分的哭泣,是妻子替他擦去泪水。

  他穿过满城灯火,在凌晨时分回家时,是妻子张开怀抱,把他迎进家门。

  他面对资金链断裂,投资人撤资,员工一个一个辞职,在办公室连熬几个通宵都不想合眼时,是妻子来把他带回家,给他端上温热的水,盖好柔软的被,一遍一遍地说:“会过去的,不要急,不要急。。。。。。”

  她接纳过他像野兽一样的嘶吼,她清洗过他呕吐过的衣裳,她陪着他,一步一步地,从负债累累,走到如今的地位和荣光。

  她懂得他外在的非常态,其实都源于内部的煎熬。

  她站在他的灵魂深处,交换以她的灵魂。

  他知道,这个人,是不能放手的。一旦放手,自己就会重堕虚空。

  这也就是许多男人不愿离婚的又一原因。

  一起走过磨难的人,没有那么容易解体。

  这与激情无关。与人脉资源名声无关。与我们灵魂深处的孤独有关。

  浮世是个黑洞,有多少明亮的起飞,就有多少陷落和葬送。

  中年人走在其中,上下都是压力,左右都是责任,前后都是麻烦,内外都是焦虑。

  比之于一张鲜嫩的脸,他需要一个同类,站在他身后,在他扛不住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说:“嗨,我在!”

  哈罗德曾写过一个小说,讲一个出轨的丈夫,面对妻子的离去,拚命挽留,最后和妻子、情人坐在一起,谈各自的感情历程。

  情人与丈夫的感情有多销魂,妻子与丈夫的感情就有多痛苦。

  最后,那个鲜亮的情人明白了,她说:“我在你床上,她在你灵魂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