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我不是“要”神

[复制链接]
查看: 488|回复: 0

10

主题

15

帖子

4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4
发表于 2018-7-9 16:2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最火的电影大概就是《我不是药神》了,热度那是蹭蹭蹭地往上涨,票房也超级能打。有幸在上周末看过这部电影的小微表示,今年国产最佳,二刷三刷走起!哈哈哈哈~没错,小微就是传说中的真爱粉和自来水了。当然,这不是今天的主题,只是说到这个电影,小微就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想强势安利。
回归正题,《我不是药神》是电影名称,但换一个字,把“药”换成“要”,可能比较贴近大学教师了。
学校要:科研、教学
科研还是教学?对大学教师来说这是一个问题。
很多大学高度重视学术研究,同时对教师提出了以学术研究为主的考核指标,包括论文、课题、经费等,在这样的考核标准下,就导致部分教师没有更多精力投入到教学中。加之很多教师为了评职称晋升,必然会花大把时间在申请课题、写论文这些上面,这也造就了目前大学中出现的一些“重科研轻教学”现象。
既然已经“轻教学”了,那么学生对教师的教学或多或少还是有判断的。
麦可思研究指出,2017届本科毕业生认为母校的教学最需要改进的地方为“实习和实践环节不够”(64%),其次为“无法调动学生学习兴趣”(46%)。此外,课程内容不实用或陈旧、课堂上让学生参与不够等都是毕业生认为母校需要改进的。
那重教学呢?
既然是教学,那就是教书育人之地,教学任务肯定还是有的。既然是当教师,很多教师对教学工作还是充满热爱的,认为教书育人是他们的职责。
可现实和理想是有冲突的。
试问,如今有多少高校教师的职称评定和各类考核都直接跟科研成果挂钩?教学又占了高校教师职称评定的多少比重?大学教师是成年人,有家庭,也要有事业。要想收入上涨,事业发展,那就是要评职称,那就要科研成果,而教学恰恰在当中是不大重要的一环。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是重科研还是重教学?或许,很多教师也在迷茫。
讲到这里,似乎这又回到了上面“重科研轻教学”话题,想评职称,在教学上多少有所忽视。而经济压力大,教学科研难以平衡,还要面对职称评定、奖金分配、项目审核等各个方面可能会有的利益冲突,高校教师的压力可想而知。
那如果大学教师想要科研和教学两方面都尽量平衡呢?那压力也必然更大!在国内某名牌大学任职的青年教师赵芬表示,一学期她有好几个月处于生病的状态。白天要上课和处理各种杂事,晚上清静的时间,则要备课、读书、看材料和写论文,周末则会带个读书班,或参与国内外学术交流。长期缺乏休息,也没什么时间锻炼,“一直都担心自己会过劳死。”
大学教师累吗?累!但当付出有收获的时候,他们又很欣慰。
大学教师:我不是“要”神,要科研、要教学,我都可以做,也许会有偏向的一方,但我尽量平衡。
相关:
教学、科研,无论哪方面,其实都会给大学教师造成压力。对于“重科研轻教学”的现象,这些大学做过这些事:
武汉大学曾对外发布该校本科优秀教学业绩奖评选结果,150余位教师获奖,每人获3万元奖金。四川大学设立“卓越教学奖”,浙江大学设立“心平奖教金”;有的由地方教育部门主导,探索构建多元的教师评价体系,比如湖北省在省内高校推行职称分类评审,在职称评定中设立“教学为主型”岗位;有的以大学学生社团为主导,以票选方式推选教学优秀教师,比如清华大学连续举办了数届的“清韵烛光——我最喜爱的教师”评选。
可见,很多大学还是对目前出现的一些现象做了努力,虽然并没有完全打破目前的现状,但至少有这方面趋势。大学里需要好的教师,也需要好的科研成果。学校需要平衡科研与教学的利益,无论教师的工作领域是哪个方向,只要做出了成绩,都值得鼓励。从日常收入到奖励机制、职称评定,都要保证公平公开,科研与教学“两手都要硬”。
学生要:不点名、划重点、不挂科
大学生想要教师不点名,这样他就可以不用上课;
大学生想要教师划重点,这样就算期末复习变成期末预习也有很大几率及格;
大学生想要教师不挂科,这样自己就不用补考。
这样的想法真美好啊,玩也玩了,不用学习就可以直接背重点,然后考试及格,这才是真正完美的大学生活啊~
大学教师表示:呵呵~
如今上课迟到、早退甚至直接缺课的现象很常见。网上总说大学教师点名的套路越来越深,蓝牙、刷脸、红包……只有别人想不到,没有大学教师用不到。可是归结问题,大学生不上课是很正确又很有理由的事情吗?
有人说,不上课是有些教师教得不好。是,我们从不否认,确实有部分只把上课当任务,能多敷衍就多敷衍,但也有很多大学教师在认真备课,想认真教学,传授知识。而学生的行为却恰恰打击了这些充满教学激情的大学教师。造成如今诡异的局面怪谁呢?不知道。
上完课到了期末就要考试,考试就要划重点,这已经形成一种潜规则。如果在最后几节课有教师没自觉划重点,那么学生则会主动问教师有没有重点,并请求教师划重点。
而每到期末,网上的段子就会走一波,还会得到很多大学生的共鸣:
● 死猪不怕开水烫,越到考试我越浪,大不了重修再来!
● 翻书:马冬梅……合书:马冬什么……翻书:马冬梅……合书:马什么梅……翻书:马冬梅……合书:什么冬梅……翻书:马冬梅……合书:马冬梅马冬梅马冬梅,我记住了……考试:玛蒂莲…
● 只要专业选得好,回回期末胜高考。
● 学习需要积累,我以前没学,所以现在学了也没用。
●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天一本书,一周一学期。
……
大学教师:你们还真有理!
想象一下,如果学生要,教师就给,最后的局面是什么?要不点名,然后学生不上课;要划重点,然后学生不用复习;要不挂科,那根本不用担心补考,随便写几笔就过了。当大学教师把这些都给大学生之后,大学生得到的是什么?拿钱上学荒废四年获得一纸文凭!那这样的大学生不就是一个有大学文凭的高中生毕业生而已吗?这样的大学氛围又谈何大学!
但如果大学教师如实提交学生成绩,“噩梦”就开始了,学生通过邮件、电话、微信各种方式轰炸,请求不挂科;有不服气的直接投诉;期末评价直接最低分……最后出于各方面的压力,有的教师顶不住,最终还是改了分数,及格率更高了,这算皆大欢喜?也有顶住压力不动摇的,但是在学生里的名声多半不怎么好:“就是那个教师,别选他的课,很变态的。”
大学教师:我不是“要”神,也许你要的分我可以给,但是为了你的未来和成长,我希望是真真实实地给出去。
除了别人,大学教师自己也会有想要的,想要收入上涨,想要职位晋升,想要教学出色,想要工作满意……但大学教师不是“要”神,就算自己想要的,也需要自己努力,就算结果不一定如意,但还是会有方向地走下去。
我不是“要”神,学校要的我不一定能给出完美的答卷,但我会尽量平衡科研和教学;学生要的我不一定不给,但一定不要超过底线;自己要的,我不一定会得到,但还是会为之努力。我不是“要”神,但我是大学教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