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测促进教师效能改进?盖茨基金会的钱打了水漂

[复制链接]
查看: 550|回复: 0

11

主题

12

帖子

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2
发表于 2018-7-4 15: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芥末翻·VIEW】是芥末翻在周三推出的全新版块,旨在向读者推出最新的全球热点教育资讯、教育相关人士的重要观点。VIEW全球教育,体验精彩视野!
原文:The Gates Foundation Spent $200M+ Trying to Improve Teacher Performance, and All It Got Was This Report. 来源:EdSurge. 作者:Tony Wan. 译者:尔瑞.
2009年,为了探究“增值评价模式”(value-added modeling, VAM)可否被用于评测、反馈和改进教师在提高学生成绩方面的效能,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投资了数亿美元开展教师职能改进项目。其中最有价值的成果是一份报告,然而这份报告却带来了明确的否定答案。
为了实施这个由盖茨基金会支持的项目,兰德公司和美国科学研究协会主导,在三个校区和四所特许经营学校展开了为期六年(2010-2016年)的研究调查。从教师课堂表现、教师职业发展机遇,到教师招聘流程改进、雇用、升职和裁员流程的各方各面,该研究都包含在内。
一、教师效能评测之“增值评价模式”
增值评价模式(value-added modeling, VAM):研究者基于去年成绩,用线性模型对今年学生成绩作出预测,每个学生的预测分数都将自身水平(如历来成绩、社会经济地位、种族)、相应教师水平(如教龄、最高学位、教学经验)、学校水平(如规模、类型)考虑在内。然后将实际成绩与预测成绩比较,两者的差异被假设为是由老师和学校导致,而不是学生自身能力或社会经济条件改变而致。通过这种方式,该模型试图将教师贡献从不受教师控制的因素中分离出来。通过聚合所有个体数据,数据分析师可以判定,与某个教师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提高学生成绩相比,该教师在多大程度上实际改进了学生成绩。
也有批评者指出该模式并没有经过科学的验证,例如无法排除诸如校外指导的教师不可控因素。
“为了有效教学结成紧密的伙伴关系”,这个由盖茨基金会支持的项目竭尽全力,试图为量化评估教学提供一个科学的测量方法。参与其中的学校制定了一个新的教师评价体系,收集学生全州统考和本地考试的成绩、学校管理者进行的课堂观察,以及从学生和家长那里得来的调查反馈。增值评价模式是整个评价体系的一部分。
然后这些信息被整合,为每位教师生成一个“效能等级”。低等级者将得到专业发展支持,或被要求加入一个职能改进计划。从更严格的层面上说,这些测量将会影响教师补偿金的分发,以及教师升职或解雇的细则。
二、评测并不能促使效能的改进
在这本526页报告的末尾,总结指出,为改进教师效能作出的努力终究竹篮打水一场空:
总体来说,该评价方案并没有达到其针对学生的预期目标,特别是对少数族裔的低收入学生(low-income minority, LIM)而言。2014-2015学年末测评发现,相比同地区没有参与该方案的学生而言,参与学生的学习成绩并没有得到显著提升。不仅如此,在实验试点,我们还发现新招进来的老师在教师效能上的改进与经验老道的教师并不相关;我们发现教师队伍整体效能在进行效能评估后几乎没有得到改进;我们没有找到证据表明LIM学生比非LIM学生更能受到“有效教学”的影响;我们发现高效能教师的留存率并未提升,但在多数试点中,低效能教师的留存率有所下降。
三、以评测作为手段的效能改进为何失败?
基于众多原因,进行这项宏大且系统的评测举步维艰。原因包括但不限于:
▪ 新的评估体系要求学校校长对每一位老师进行观察,在那之后还要同老师进行面谈。但身兼数职的校长经常没有那个时间。
▪ 一些校长并没有在培训后彻底掌握量表的使用方法,无法很好地将量表应用于教师评价和课堂观察。
▪ 基于考试成绩得来的学生成就和成长数据,有时会前后矛盾或无效。
学生考试成绩是影响教师绩效得分的因素之一,学校若无法得到关于学生考试成绩的可靠数据,就会进一步影响“增值评价模式”的可行性。该模式认为,通过测量学生们在考试上的表现,分离和确定教师在学生成长过程中所作的贡献是可行的。这也不是个新方法了,最近十年,一些州将“增值评价模式”融合到教师评价中,以获得“力争上游”项目的联邦教育基金。
评价结果混乱不清。2014年,由美国教育研究协会进行的一项研究称,是否用“增值评价模式”测量教师绩效,与能否改善课堂教学质量之间的关系“出人意料的微弱”(该研究数据来自另一个项目,该项目同样由盖茨基金会支持)。理论上说,这个新的评价体系可以用来为淘汰表现不合格的教师提供正当依据。但校长们似乎对该体系的具体实施犹豫不决。就如报告者写到的:“教师评价结果将被用于作为评定职称和免职决定的依据,这个现实因素也许会致使一些校长避免给老师打出低的考察等级,从而拉低某个老师的综合得分。”这样一来,校长给出的考察等级便有所偏差。
四、盖茨基金会的钱终是打了水漂
总体而言,该报告估计,在整个教师职能改进项目中,七个学校试点共花费了575,000,000美金,其中212,000,000美金来自盖茨基金会。
所以这整个项目就仅仅是一个漫长、昂贵的试验,用来验证一个没有成果可言的假说吗?
彭博(Bloomberg)专栏作家Cathy O’ Neil认为,这个有严重缺陷的试验也许还会带来一些持续的影响。他控诉这样的做法会打击教师士气, 另外他指出在一些其它地区,用“增值评价模式”评价教师已经“不公平地毁掉了他们的职业生涯”。
在实验开始的前两年,该报告撰写者发现有许多教育者都愿意加入到该项目中。但当老师们发现他们的工作可能因此处于危机,他们的态度发生转变。撰写者在报告中写到,“当高风险被附加到评估之中,更多的教师感受到威胁。教师组织开始反对此举,组织公众运动,抗议对教师效能的评估”。
报告最终的结论只草草提出了该评估方法的一丝意义,那就是学校找到了一种新的方式去评价教师。但学校领导并不会利用这样的测量手段去提高学生成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返回列表